X-T-X

介绍是真的不想写

民风淳朴哥谭市,人才辈出阿卡姆。
诚信商人企鹅人,环保卫士毒藤女。
公正不阿双面人,优秀演员乔克儿。
管道疏通鳄鱼人,体恤民情黑骷髅。
模范丈夫急冻人,心灵鸡汤稻草人。
勤学好问谜语客,正骨推拿找贝恩。
爱护动物赛琳娜,济世良医奎哈莉。
助人为乐小丑哥,人生赢家布鲁斯。

关于太空桥原理的傻逼设想

纯属个人傻逼设想,看看就好


在动画中根据救护车只言片语的分析可以得出太空桥需要超大量的能源,哪怕是简洁版的陆地桥也是如此。因此可以得出:消耗较少量的能源来打开虫洞→消耗较少量的能源来抵消虫洞自身带有的引力→消耗较少量的能源来维系虫洞内物质→消耗大量能源来控制虫洞。

控制虫洞原理我还没想明白。目前比较明细的假设是陆地桥与太空桥的环状结构有某种控制器来利用构成虫洞的物质进行短时间内的“控制”。当然这个短时间是参考宇宙的大时间来判定的,与该结构附近的任何生物制定的时间不干涉。

以上只是其中一种自认可信度较高的假说。另一种可信度较高的假说则是量子方面的。

设想是:消耗大量的能源来让通道内的生命体在保持其生命活性的情况下将其在极短的时间内分解成量子形态进行传输。传输完毕后恢复其原来形态。传输过程中的时间可能连几皮秒都不到。【不知道皮秒自行百度。】

陆地桥与太空桥的环形结构则可能是为了构建一个能让生命体在短时间内分解为量子形态而保持生命活性的非多余物。虽然看着就很多余。

不是所有能源都参与传输,有一部分能源是用于维持环形结构的运作和通道的组成消耗的。


08动画中的太空桥则类似叉子,还带有强力的引力,估计是人工虫洞。

从擎天柱扫垃圾【划】小队在太空桥附近清理陨石的行为来看,08太空桥较为脆弱,需要专人保护。

与领袖之证太空桥对比08太空桥似乎更先进些,因为不论是在领袖之证还是领袖的挑战都反复出现的环形结构08并没有出现。人家就是个叉子,虽然引力摆在那里但是对塞伯坦人这点引力屁都不算【他们重啊】,因此不考虑这些。

从未设定目标依然能够传输这一点来看08的太空桥在编程方面不够严谨。毕竟和平那么长时间了设计师估计也没考虑这么多屁事儿XD。

从叉子的形状来看估计太空桥的能源储存在底座位置,要么就是从太空中汲取能源并储存。

08动画中的太空桥需要极其精准的定位才能进行传输,这一点很不人性化。


总结一下,就是:

P版太空桥耗能大,08太空桥是把叉。

两个假设人工虫洞,一个假设量子传输。

需大能就是一块砖,哪里缺了往哪里搬。

一个不搞好别想用,另一个就把你瞎传。


动画只看了08和P版,我得睡觉再说电影版那么多黑科技我估计得写挺长XD

以后看了再补。


“自由属于你。”

一个洗狗吹狗的时候出的脑洞,手头上有翼漂翼的《剑与玫瑰花》在写先搁置下来,写好了删掉重发。

糖→刀→糖,尽量写好点,发个片段爽爽自己。

背景天马行空级架空


“我认为逻辑是第一位的,奥莱恩警官。”

奥莱恩摇了摇头,这是他第不知多少次为昔日爱人伤心。曾经的他对于生命的尊敬与热爱在那一场可怕的事故中随着他以前的样子一点点流逝,一点点发酵变质。最后成为一泊固执的湖水。

“和平不应该拥有极高的智能,和平只需要统一的思想和机械化。”科学官震荡波说到。

“和平是拥有高智能生物的必须品,和平是多种思想、信仰的融合物。当一个生灵的生命中只有机械化的运作时,这个生命不足以称之为生灵。”震荡波议员说道,他看着警官先生的眼睛。

他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奥莱恩想到。他双手抱拳放在桌子上说:“当一个生灵的生命中只有机械化的运作时,这个生命不足以称之为生灵。”他按下审讯室大门的按钮,说:

“自由属于你,震荡波。无论是你的肢体、你的脑模块、你的心灵都不应该被束缚,不论是被什么,不论哪里。


一些杂七杂八的傻逼东西,慎入

打击乐了——

打击乐。


爵士乐了——

爵士乐。


原句:这块威化饼是红色的。

简写:威红。


原句:天上有一朵红色的云。

简写:天红。


原句:一根烟柱一柱擎天。

简写:烟擎。


原句:感到头痛后诸葛亮吃了一片药片。

简写:感诸。


原句:衬衫的口袋漏掉一块威化饼之后补起来了。

简写:威补。


原句:塔顶有罐药。

简写:塔药。


。认认真真的置顶。

X-T-X

中国当代文艺流氓之一

性别女,性格男,很孤僻

有点悲观,有点忧郁,有点可悲

脾气一般

喜欢戴面具的角色,新晋V吹,谁说他不好我要谁命

有自己的oc,不少

有好几个企划

很喜欢大冰

算不上画手,称不上文手

喜欢一个人呆着

对于一些事情钻牛角尖的很厉害

很喜欢刘慈欣

漂移吹,P烟吹,威吹

雷点不多,半杂食

因为网恋对象喜欢乙女所以会写

自己写的东西看不下去了就删掉

自杀倾向蛮严重的,随时消失请注意

自己表情包不够用了自己会画,放在群里面了,群号看我以前的企划

有养狗

猫党

有自己好几个企划

喜欢甜食和别的一些水果

不  要  给  我  发  私  聊  谢谢合作

周一到周五基本不出现

给我发私聊:好感度-10

和我聊时尚:好感度-50

说oc【包括别人家的】不好:拉黑

和我聊天文:好感度+50

和我聊科幻级别的东西:好感度+100

和我聊中西方文化的差距等等与年龄段极端不符的东西:扩列吗

和我聊自然物种【鲨鱼、狼和蛇一类】:扩列吗

说以上物种的不好:拉黑

「面具戴久了,就忘了自己是什么样了。」

看你

我在油吧门口挂了一个牌子:

今日饮品打折,情侣进入,腿,打折。

不闹着玩儿



我,X,开的店铺居然有能撑过一百天的,今天是第一百零一天,我身为一个糙汉子我抱着门柱偷哭流涕仰天长啸:“哪个王八蛋说我这家油吧撑不过一百天的!他妈给老子出来!”

然后,过来一只猴。

戴围巾的,有领子的,打架打输了进医院打赢了进局子的,蓝白色的,整天满嘴骚话的限定版塞星猴。

这个猴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来一把揪住我斗篷领子把我提溜起来超级大力搂怀里觍着脸往我胸甲上贴:“老X我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开的店居然有能撑过一百天的来来来咱哥两去庆祝庆祝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blablabkablablabla……”

别别别别搞事情快把我给放下来……

明明是我的店,这家伙乐的比我还疯。

他妈的明明是我的店!我的店!我的店!!!



某位差点儿把我勒死的猴名曰炸弹客,性别男,打架从来不用枪不用剑,人家扔炸弹。

他能活到现在不被自己的炸弹炸死也真他娘的是个奇迹。

为什么不用枪?原因是他根本就没有准头。打十枪中三枪都是奇迹。

他打架输了进医院赢了进局子其实也不是很确切,炸弹客打架鲜少有输的时候,而且,管他输赢,警察都得找来。

一个恒星周期下来,他不知道给警局贡献了多少罚款。

不是我的钱,我不疼。某位赔钱的交罚款交的脸不红心不跳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掏钱之豪爽令人咋舌,重点是,炸弹客从来都不用电子卡,坚守现金坚守的令人感动。

——但是他从子空间里掏出一块一块的钱砖的时候,我他妈……

你这么有钱你干嘛还去当赏金猎人的!自己没事儿闲的吗!自己开个店老老实实的维持生计多好!干嘛还拿自己的命去换钱!

炸弹客笑呵呵的喝干了瓶子里的高淳。

喂,这是第十七瓶了。

之后,就是为自己喝得了吧。



我X自认酒量极佳,但怎么也喝不过他。

炸弹客,高淳七八瓶下去漱漱口,二十瓶下去些许醉意,到现在都没人知道他酒量极限是多少,每每我皆惨败,醉的一沓糊涂脑模块里有只大力金刚在跳芭蕾舞。

但是我可是全塞星酒醒的最快的人!

有不知道多少次我酒醒了炸弹客他他妈还在喝。

他他妈才醉了!

别人喝醉了耍酒疯皆是仰天长笑引吭高歌要么站油吧小舞台上发表演讲讲的那叫个抑扬顿挫激动人心讲的我每每都上台一脚把他踹下来:“你他妈再给我摇话筒?!你他妈知道这套音响有多贵吗你个王八蛋!”

炸弹客喝醉了之后在桌子上趴着哭的像个傻逼,高淳一瓶接一瓶,空的瓶子到处都是。

几滴眼泪积在他左边光学镜的伤疤里就是不掉下来。



炸弹客身为赏金猎人可谓灾星,他的搭档没有不死的。炸弹客当了这么长时间的赏金猎人一共死了十七个搭档,之后就没在找过。他怕对方死掉。

原本炸弹客是神枪手的。

在一次赏金任务中,他和搭档被困在陷阱中,唯一的出口仅能容纳一人通过。他的搭档奄奄一息即将魂归西天。

当时,炸弹客还很年轻。

他的搭档笑着看着他,然后把炸弹客拉到自己身边。枪口抵在火种仓,搭档的手按动他的手指,他的手指按动扳机。这是他搭档的选择。

他的搭档选择了死亡,炸弹客远比他年轻有用。

之后的事情他记不清了。但是留存的为数不多的证据是,他再也拿不稳枪支,左边的光学镜有了一条伤疤,伤口不深,刚够彻底损坏他的光学镜,刚够积起几滴眼泪。

那是他最后一任搭档。



炸弹客?

明天,我请你喝油,唱歌给你听啊,所以别哭了,那从来不是你的错。

你看,有人在等你。

谁?我啊。

我等你听我唱歌,我要听你鬼哭狼嚎。

嘛,快睡吧。


不想长大的家伙

不想长大就是不想长大。

谁说一定要长大?

明明身体是大人,心智却还是个孩子。

这挺好的。



我把酒杯搁在吧台上冷静的盯着音爆问道:“所以说……你们搞过了?”

这个家伙略带羞涩的点点头雕嗯了一声。

我慢慢站起来。

我慢慢拿起椅子。

然后,这个王八蛋被我举着凳子撵着打了足足二十八个街区!

他他妈!

他他妈!

影月他他妈还只是个孩子啊!

这他妈是人干的事儿吗!

他他妈还是个孩子!

那边儿看戏的!看什么看!打哭你信不信!咋的?!我用我自己油吧的凳子打人都不行?

逼逼叨叨个啥!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老子当你哥就要当到底!



我X身为一个跟事业这个词有仇的人干买卖就没有不赔本的时候,抱着开着玩儿的心态开了一家油吧边干边玩儿。客人喝油我弹吉他鬼哭狼嚎。

油吧有小舞台,上面有吉他,谁想唱歌谁上去,自带音响话筒谱子想咋唱咋唱,有的时候我还把手风琴拖出来来个伴奏。

虽然我这个伴奏伴的像是机器狗在拿爪子刮金属板,客人对我无数次侧目我对齐无数次投来的恶意视而不见该咋拉咋拉,老子手风琴拉成什么样关你屁事儿又不是拉给你听的。

是拉给我弟弟听得。

——说起来他怎么变成我弟弟的那可大有话说。


某日我疯狂糟蹋自己油吧里饮料的时候油吧门口贼头贼脑的伸出来一个头雕轻声细语问道:“你好……”

“我可以在这里坐一会儿吗?”

我当时喝高了脑模块进了大力金刚跳芭蕾舞一把把那个家伙拽过来妥妥的放在自己旁边儿给他开了瓶黑标:“你要是喝在这坐一个周期我都不介意!”

之后有关的记忆全叫巨狰狞给吃了,因为我醒的时候是在油吧后院养的巨狰狞嘴里,被我拽过来的家伙在桌子上趴着睡得和猪一样旁边坐了个涂装花里胡哨的家伙。后者对我打了个招呼就开始自我介绍。

停,停停停停停我们熟吗你在我油吧干什么?

那个涂装花里胡哨的家伙指了指睡得和死猪一样的家伙说:“他是我火种伴侣。我是来找他的。”

我他妈!

全世界都她妈欺负老子单身!



当我吧唧吧唧嚼能量块的时候某位深蓝色涂装的悠悠转醒,看了看我摆在他面前的能量块看了看音爆然后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拿起一块咬一口开始咀嚼,速度之慢让习惯狼吞虎咽吃相客人的我咯硬的不行。我想骂人。

我艹你快点吃老子还要打样还要充电我还要喂巨狰狞!

妈的不是谁都和您一样整天屁事儿没有的懂不懂!

吃饭速度如同某球上树懒的某位转过头雕看向我慢慢地说:“我给您添麻烦了吗?”

没没没没没你你你你你你别搞事情别这么看着我!明明我才是受害者你这眼神搞得我和施暴者一样啊喂!

不是幼生体了!怎么还和个孩崽子一样!


日后听完他的故事之后我一从手枪冲锋枪狙击枪各种枪枪口下面活下来的糙汉子居然痛哭流涕然后把这位收了弟弟。

老子管你愿不愿意!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弟弟!

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和我说!你哥我替你去揍他!

从今天起!我来保护你!你以后永远不会被别人拿来当试验品!

永远不会。

永远。



悲剧发生在他还是个原生体的时候。

某位疯子科学家研发出了一种新型的能量液,但是手头上没有合适的试验品。于是他去找某个商人交换的来一个原生体,为了使其达到自己做实验的标准因此原生体被加速成长。

别人几万年的成长,他只需要十天。

十天的时间,他完成了卵到茧得蜕变。

影月被注入了能量液,后者迅速更新他原本的组织,给予他无与伦比的再生能力,同时带来难以想象的痛苦。

后来他所承担的一切我已无法想象。

他其实还是个小孩。

他其实还没有长大。

他其实还是个小孩。

但是这个小孩经历的痛苦我们这些真正的大人根本无法想象,更别提感同身受。



嘛别哭别哭,你从来就都没有错。

嘛别哭别哭,你值得这世间万物。

嘛别哭别哭,你本来就应该存在。

嘛多笑笑嘛,你笑起来这么好看。

嘛弟弟弟弟,你值得这美好的一切。

你以前经历过的一切痛苦,现在是时候用美好来偿还了。


突发性失忆症【塔药】

超级短。


某日,塔恩在一天的开始发现药师失忆了。

“突发性失忆症,”钢镚说“最近出这事儿挺多的,嗯。”

“给他点儿刺激,注意是心理上的。”

塔咕咕不懂,塔咕咕只会念诗和杀不忠于霸天虎的同僚,塔咕咕只是一只咕咕。

问题是这只咕咕要承担起把给自己提供变形齿轮的汽车人医生找回记忆的重担。

我为霸天虎大业承担了太多.JPG


“……这个呢?”塔恩把一个变形齿轮拿起来给药师看了看,后者摇头表示没有印象。气的塔恩想要摔了那个齿轮。

刺激,刺激,变形齿轮对他还是不够刺激吗?

……还是要更刺激的?


在某个医疗站药师扬起了一捧雪。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水的雪花。

那捧雪毫不犹豫的撒到了某位戴着近似霸天虎标志面具的先生身上。药师看着塔恩试图清理出来身上的雪粒慢条斯理的说:“虽然我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但我觉得我挺喜欢你的。”


突发性失忆症【漂移*你】

@Lampol_

无视体型差

灵感来源于禅一小和尚


某日,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家傻机——漂移,那个剑士——失忆了。

“突发性失忆症。”救护车说“中大奖了。”

漂移在一旁坐着,像个傻子看着你,你浑然不觉的思考该怎么让他回忆起自己是谁。救护车给的建议是:刺激。

“刺激他掌管记忆的神经模块有可能让他回想起来,注意是有可能。”


你强行把他拽到了一座图书馆前面指着一个路灯旁边说:“哎哎哎哎哎,我们第一次相遇是在这里,你知道吗你当时差点装上我……”

你自己在那里逼逼叨叨了半天然后发现某位傻子根本没在听,气的你想要拿东西砸变形成车辆的他。


在一处你们去过的景点你拿着一串糖葫芦在人行道上走着,天是阴的,快要落雨了。

你泪珠子在眼眶里转圈圈玩游戏就是不肯掉下来,然后天空掉下了一滴雨滴。漂移变形的车辆出现在你旁边自然而然地打开车门,你进去坐到驾驶位上听他说:“我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但是我觉得我特别喜欢你。”


要么都不要,要么都留下,二选一

你发的那个我看到了。然后懂我意思?

@Lampol_

ooc,ooc,ooc

幼儿园文笔预警

又名:《男朋友不让我养宠物!》

文青那只狗是叫毁灭吧?

【威震天】

某位总桶一脸嫌弃的看着你抱回来的白色毛茸茸生物,你一脸兴奋的撸着它的毛想给他取个什么名字。在一个好名字诞生的前一秒威震天开口掐断了思路:“我认为你需要把他送走。现在,立刻,马上。”

“嘿!你打断了我的思路了!”你气愤的大叫,丝毫没有注意到似乎被吓到了的狗。

威震天扶额摇了摇头“我是说……”

“我不管!”

“我们真的不能养狗。”他说“还是毛这么长的狗,而且还是白色的,你又懒得给他打理。”

“送宠物店去打理!”

“……你有钱吗?”

你抱住狗仰头对他大喊:“要么都不要!要么都留下!二选一!”

威震天再次扶额。


一年后,威震天看着长成了大狗的小白狗叹了口气说:“现在还可爱吗?”

“他长多大都是我的小宝贝!”你警惕的一把抱住大白狗看着总桶。

【惊天雷】

“不,小可爱。坚决不。”文青说“我们已经有一只狗了,所以坚决不能再养一只了。”

你看了看怀里的小白狗说:“这只很可爱!”

“但是……”

“没有但是!”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文青一脸忧伤的看看毁灭再看看小白狗再看看你。你警惕的说了一句:“是我重要还是毁灭重要?”

“都重要。”文青毫不犹豫口答道。

“我和狗,要么都不要,要么都留下,二选一。”

文青再次忧伤。


小白狗学会了拆家。

【蓝霹雳】

“嘿——好可爱的小狗!”蓝霹雳看到小狗之后光学镜瞬间亮了一个度“但是我们真的不能养狗。”

“为什么?”你抱紧小狗开始在心里打小算盘。

蓝霹雳戳戳小狗言曰:“你看,你要上学,我要出任务,谁来照顾他呢?”

“我。”

“可是……”蓝霹雳的话说了半截腰被你硬生生截断:

“要么都不要,要么都留下,二选一。”

“……”


小狗奇迹般地长成了大狗,可能是为了报复你不陪他玩,于是开始拆家。

再怎么说,也是拆迁大队中的萨摩耶。

【警车】

警车看了一眼你抱回来了的小德牧:“我们当初约法三章的时候,明确标明了不可以养宠物。”

“这是警犬胚子,长官——”你在最后的“长官”上刻意脱了长音,这个方法屡试不爽。

但是这次没用。

警车开始背诵你们当时约法三章关于宠物的条例:“第三条……”

“要么都不要,要么都留下,二选一。”你护住了小狗看着自家长官。

“……批准。”


小德牧长大之后除了看门就知道吃。


下次搞猫。